回望、回顧、再回想

April 1, 2021

作者:吳靜華博士(伯特利輔導中心總監、香港專業輔導協會認可督導)

對很多香港人來說,二零一九和二零二零年可說是艱難、不穩定的連續兩年。二零一九年的社會運動,導致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破裂、不信任、很多解不開的鬱結藏於心裡,人的情緒也變得煩躁、緊張、矛盾等。而疫情的出現、病毒的變種,好像向世界宣戰,叫我們與死亡拉近距離,整個世界籠罩著焦慮、無助、惶恐的情緒。

很多香港人都不喜歡這兩年。筆者在去年十二月中,曾就下面兩個問題向身邊的親友、學生、同事做了一個簡單的意見調查,

當中也令我有不少的反思。

誠然,對大多數人來說,這兩年都是懊惱憂愁多於歡喜快樂,令人不想回望。無論是社會運動、是疫情,所帶來的衝擊、傷害、損失,都令人無奈、扎心。然而,當我們回顧這種種事情時,又明白他們確確實實是歷史的一部份,無可推翻。大概就是這原因,在上述的意見調查中,有一半的回應者都選擇「不會」刪除任何一年,接受那是歷史的一部份。

記得初中上歷史課時,老師曾問:「為什麼要修讀歷史?」我理直氣壯地說:「修讀歷史就是要在箇中明白歷史的教訓,避免歷史悲劇的重現。」我的答案當時得到老師的讚許。但今天的我,反要自問:歷史的重現真的可以避免嗎?再思,歷史巨輪似乎不斷地證實,類似的事情可能會以不同的形式出現,二零二零年有新冠肺炎,二零零三年有「沙士」,再往前推,在上世紀、不同時代,均有不同的天災人禍發生。真的是,日光之下無新事!

無可否認,歷史有其價值。然而,在經歷的過程中,那些教訓有時真的令人難以承擔,亦帶來沮喪。當中引伸的壓力,短期內可以用反擊、逃避、不動(Fight, Flight, Freeze) 來回應。但年復年,長期處於困境中,我們會否如那隻在實驗箱子裡的狗一樣,學習到那種無助感(Learned Helplessness)?面對意見調查中的問題,回應者勇敢地回望過去兩年發生的事,他們沒有逃避(Flight)回憶,這正是我設計問卷的用意。不過,我更期盼回應者打破不動的狀態(Freeze),仔細回顧過去各樣事情對自身精神的影響,是否長期處於焦慮、不安?是否對環境失去信心、對生命失去盼望?更重要的是,我希望大家藉此思考如何增強自己的抗逆能力,不作故亂的反擊(Fight),傷害自己,傷害他人。

當我再回想這兩年發生的事,腦海不其然泛起Viktor Frankl -Man’s Search for Meaning 一書的作者。他在集中營時,目睹無數俘虜對生命的絕望,促使他發展出意義治療法(Logotherapy),強調個人內在精神的自由,尋找生命的意義。作為心理治療師,我倡議精神健康的重要性,有良好的精神狀態,才可面對逆境,繼續朝著目標進發。畢竟,能走到最後的,往往就是勝利者。

最後,我以一則新聞作為總結。一位曾任職近十九年的飛機師,在疫情重創下,因公司裁員而被解僱,他調整心態後轉行成為巴士車長。在訪問中,他激勵昔日的同事要在困境中勇往向前。今天,我們要脫離陰霾,首先要強壯自己 – 身、心、靈,有積極正面的思想,發揮香港人固有的「獅子山精神」,就如哲學家尼采所說:『打不垮我的,將使我更形堅強。』當我們回望、回顧、再回想今天的困境時,或許這正是

鍛鍊我們精彩人生的一個里程碑。